你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互联网人物 > 搜狗CEO王小川:我为编程狂(转)

搜狗CEO王小川:我为编程狂(转)

 对我来说,编程是创造一个生命。这个生命有你技术的展示,有你的思想注入,有你对美的理解,最后产生表达虚拟运行的生命。程序是有生命的。
在编程领域如果让我说一个偶像,第一时间出现在我脑海中的是斯蒂芬·沃尔夫勒姆。他是一个有思想的英国犹太人,15岁上大学,19岁博士毕业,是一位企业家,也是出色的工程师和程序员,创造了在美国被称为3M(3M指Matlab、Mathematica、Maple)之一的Mathematica。
开始与编程接触是小学。当时我妈给我报的是书法兴趣班,成果展示时我把书法挂出来门庭冷清,反而计算机兴趣班排着长队,大家围着一个接了软键盘的黑白电视机玩游戏“导弹打飞机”。我就排队玩,感觉很有意思,回家就请求父母,第二年我转成了计算机兴趣小组。我外公和爷爷都是四川大学物理系教授,爷爷还是系主任,爸爸是搞机床设计的工程师,妈妈也是教物理的老师,所以家里有理科基因。计算机小组的领头人给我看了一本关于BASIC语言的书。很快就发现,我对编程这事儿有天赋,利用这个改游戏,把一首曲子《金蛇狂舞》给输进去了。三年级时成都少年宫组织学生学LOGO语言,它是MIT发明的一种计算机语言,培养儿童智力,学校推荐我去。它里面的“海龟作图”习题,特别直观,按照自己的想法输入代码,一拍回车运行,它就呈现给你,太有意思了。

1990年,我以成都市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成都七中数学实验班,家里给我买了台电脑,叫“中华学习机”。我用中华学习机一是学习LOGO语言和汉显语言,一是学习BASIC和DOS系统。DOS当时作为当时的基层系统,学习就像解剖人体,看到里面精密的结构,理解它的语言,琢磨它的数据结构……后来我把它给反汇编了,就跟破译密码似的,非常有趣!
我在高中的时候玩过一个游戏是关于生命的,在二维平面有一些细胞且有生存的规则,需要不断调整参数能够保证它们存活,或全部生存或全部死亡,最终会得到一个斑斓有序的结构,甚至生命开始复制。它的意思说最简单的规则可以构造出整个复杂的世界,这个规则对我影响至今——复杂的万物都由简单的规则构成。
那时互联网已经进中国,清华也是最早一批接入互联网的学校,开始是机房,后来宿舍也接了网线,我们就经常在宿舍玩游戏,有段时候我沉迷游戏,沉迷到自己都觉得不行,又不忍心自杀账号,就给了同学当小号用。
96年盖茨访华到清华大学,计算机主楼后面的礼堂做演讲,我作为大一计算机系优秀新生辅导员给了我一张票。微软,当时的科技帝国;盖茨,帝国的最高大神。那种气场特别强大,让你觉得和世界最顶尖的人站在同一个地方。他的演讲在我心里埋下一颗种子。
大三时,我到陈一舟、杨宁几个人创立的ChinaRen打工。当时杨宁说要做社区,包括新闻、评论、游戏、邮箱、论坛等。我负责新闻这块,做了一套CMS(内容管理系统)。后来老板提出做相关新闻,就是一条新闻后面链接相关新闻。我用了一段时间把它做出来了。2000年搜狐收购ChinaRen时,老板给搜狐演示的就是这个,这是中国第一个相关新闻系统,也是第一个能够评论的。
后来我一边读研究生一边在搜狐工作。有一次任务是更换搜狐的技术系统,但是网站不能暂停,相当于在飞着的飞机上换引擎。只用了一个晚上,我们就换好了,系统平滑过渡,比原来性能高出许多。这事促使后来搜狐做搜索引擎,也就是搜狗,交给了我,也是我走向管理的转折点。
一路走来,让我对编程也有一些个人理解。首先,在编程时我最不适应的是两个人一起做。我理解的编程就好像你画一幅很美的画,为了提高速度找个人帮你多画几笔,但是会破坏对程序的优雅美感。其次,编程是一件动脑的事,更是在创造生命——把你的思想注入到程序的生命中去,让它学会你的思考方法,这种情感好像父母对孩子,你把它生产出来,然后把自己的能力输送给他,让它变得很强,这其中你输出的是你的价值,它体验到的是被技术制造过程。在工程上,我认为有一样东西是人类的巅峰之作——就是GPS。GPS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东西。人需要发射卫星上天,围绕天上、地球去跑,这里赋予了对相对论、量子物理、对工业能力的理解,而且都做到了极致,但它最终带给人们的是一个特别简单的使用体验。这是一个从复杂到无边界的东西,但是它最后产生了一种优雅的美。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技术是一直在进化的。第一,计算能力正在迅速提升,未来将从电子计算机走向光子计算机,另外两支分支量子计算和生物计算,前者解决复杂问题,后者代表底层的认知方法。第二,机器人是未来的大方向,机器人大的作用在于机器开始逐步代替人做事,从无人驾驶、无人机、家里扫地的机器人,甚至更复杂的东西都由机器代替。这种代理开始时是隔离,然后是融入,最终人跟机器的界限被模糊,机器和人融合就成为顺其自然的事情了。
机器会改变世界!当然我们不需要去担心人被机器灭了这种事情,你只是被取代了,就算被灭也是会很快乐地被灭掉的,今天大部分事情是人做的,未来将越来越多是机器做,从而人的力量、智力、能力将得到延展,“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千里眼”、“顺风耳”,将是机器带给我们的。同时,人联网之后,人的个体变成群体,整个地球最后变成一个大脑。所以我以前提过一个问题,随着技术发展,人是变得更强大还是变得更脆弱了,其实每个个体是变得更强了,所以对于机器取代人的事我是持偏乐观的心态。
未来,拼得还是想象力。现在搜狗2400多人做的是三万人的事,具有以一挡十的能力,语音和图像搜索能够用更少的人去做;输入法在大数据和云计算、众包方面做得很透彻,在互联网领域的一些技术使用,搜狗也是超前的。搜狗输入法和搜狗搜索正在做的事情都有机会给大家展示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本文首发于杭州网站优化顾问熊奇博客www.bearqi.com 转载请留下网址】